你好,欢迎来到保险管家! 登录 | 注册
少花钱、少烧脑、多保障、多理赔
实时动态
保险管家首页 > 保险新闻 > 保险时讯 >4家互联网险企前5月保费增89% 持续通过科技投入赋能保险

4家互联网险企前5月保费增89% 持续通过科技投入赋能保险

时间:2018-07-13 | 来源:网络

摘要:众安保险、泰康在线、安心保险、易安保险4家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实现累计保费收入31.74亿元,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业务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而从今年新三板保险机构的融资情况来看,互联网保险公司保费出现大幅增长,目前新三板的挂牌和在审保险机构呈现保险中介多、保险公司少的特点
关键词: 保险 新三板 保费


近期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众安财产、易安财产、泰康在线、安心财产4家互联网公司合计原保费达59.6亿元,同比大幅增长89%。而同期产险公司的原保费收入为4961.28亿元,同比仅增长15.26%,由此可见,互联网保险今年前5个月取得快速增长。

具体来看,众安财产、易安财产、泰康在线、安心财产等4家险企1月份至5月份保费分别为39.7亿元、8.7 亿元、6.4 亿元、4.8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93%、105%、17%、305%。

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业务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互联网保险公司保费出现大幅增长,一方面与这几家保险公司成立时间不久,保费基数较低有关;另一方面,也与这几家公司加大技术投入,尤其是对场景化保险加大投入有关。

互联网险企保费大增

无论是与保险行业整体保费增速对比,还是与财产险业保费增速对比,今年前5个月,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保费均出现远高于行业的增速。统计显示,4家互联网保险保费大幅增长89%。

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至5月份,行业原保费收入19103.02亿元,同比下降5.86%。其中,产险公司原保费收入4961.28亿元,同比增长15.26%;寿险公司原保费收入14141.71亿元,同比下降11.54%。

引人注意的是,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在保费快速增长的同时,在互联网财险业市场的占有率呈现平稳上升态势,与之相对应,保险公司PC官网业务明显萎缩,移动端渠道中,APP业务增速下滑,微信业务较快上升。

中保协近期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众安保险、泰康在线、安心保险、易安保险4家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实现累计保费收入31.74亿元,同比增长86.38%;占比(占整体互联网财险业务的比重,下同)为21.96%,同比增长6.54个百分点。其他64家保险机构包括平安产险、人保财险、太保产险等共实现累计保费收入112.82亿元,占比78.04%。

此外,大型险企在互联网保险领域的优势也进一步凸显。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互联网保险保费规模位居前八位的公司累计保费收入105.43亿元。其中,保费规模位居前三位的为平安产险、众安保险和人保财险,累计保费收入为77.93亿元,市场占有率为53.91%,较2017年提高3.55个百分点。

持续加大科技投入

中保协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在互联网对社会的渗透持续推进、不断深入的背景下,保险公司应充分展现互联网保险的核心价值,通过打造完整的服务闭环,提升服务效率,为客户创造更大价值,使其成为商业模式优化的路径选择。

而从目前互联保险公司在科技研发方面的投入方面来看,各险企也是持续加大对保险科技的投入,以降低成本,增加保费收入。

数据显示,2017年,众安在线在科技方面的研发投入高达5.181亿元,占公司总保费的8.7%,其中保险板块研发投入为3.871亿元。众安在线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占公司总数超过50%;开业至今已基本完成了在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七大技术板块的布局,产业生态覆盖保险、银行、消费金融、互联网金融等多个应用领域。

值得关注的是,超前的技术投入正在不断转化为可观的市场回报。2017年,众安在线在健康、消费金融和汽车三大新兴生态领域均实现较大进步,成为众安在线总体业务规模上升的新引擎。

从泰康在线对科技的布局来看,《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泰康在线自主研发的泰康在线车险财务机器人、泰康集团财务共享机器人两大财务机器人已成功运用。以泰康在线车险财务机器人为例,以前需要1个人忙8个小时的活,机器人十几分钟就完成了。泰康在线通过对保险核心系统进行升级, 2小时可处理完5000万+的海量保单。

泰康在线首席技术官潘高峰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保险产业全面走向互联网化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对技术的依赖。国内现有的保险体系已经从销售、营销、渠道、供应链甚至到产品设计思路都开始了全面的科技赋能。

中保协相关负责人表示,保险公司面对制度变革,如何改变经营思路,如何在产品创新、营销推广等方面利用好互联网和新技术的优势,打造更便捷实惠的互联网车险产品,是行业创新发展所面临的重要挑战。

具体来看,成交额超过100万元的公司共有5家。其中,盛世大联成交金额最高,为407.61万元,成交股数为27.80万股。

对比去年的交易情况来看,今年到目前为止新三板挂牌机构的交易涉及机构数量有所增加,但交易额很小,市场整体活跃度依然较低。

而从今年新三板保险机构的融资情况来看,仅润华保险一家增发了170万股,融资1020万元。去年,共有5家新三板保险机构实施了7次定向增发,实际募资约4.35亿元。对比来看,今年上半年新三板的融资功能表现不太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新三板的挂牌和在审保险机构呈现保险中介多、保险公司少的特点,共有3家保险公司和31家保险中介。3家挂牌保险公司至今均未成功通过新三板获得融资,仅有众诚保险明确表达过冲刺IPO的意向,但目前其经营仍处于亏损状态。

机构热情减退或有三个原因

从公司登陆新三板的节奏来看,目前新三板共有34家挂牌保险机构,其中,12家为2017年新挂牌机构。2018年至今,仅1家新挂牌保险机构,为辽宁汇安汽车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同时,4家在审申请挂牌机构中,仅1家为2018年新申请机构,为广东广商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

对比历年数据,不难发现,保险机构登陆新三板的热情有所下降,节奏也已放缓。

不过,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并没有大量保险机构登陆新三板或者处于在审状态。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这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新三板目前的实际交易冷清,市场不活跃,同时,从其发挥的融资功能来看,还十分有限,对保险公司的吸引力不大;二是部分保险公司融资渠道较多,融资压力不大;三是保险公司挂牌新三板以后,面临更高的信息披露等监管政策要求,在市场融资功能不强的情况下,保险公司也选择暂时不动。

今年下半年以来,强监管持续。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7月1日至11日,银保监会地方监管局共处罚24家保险机构(财险、寿险、中介),合计罚款512.8万元。

引人注意的是,7月份以来银保监会对保险中介的处罚明显增多。在上述24家保险机构中,有11家为保险中介。这11家保险中介合计被罚170万元。其中,微易经纪遭到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中介的顶格处罚,罚款金额达50万元。

除微易经纪之外,被处罚的保险中介还有年安保险销售公司、云南众盛汽车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云南富滇保险代理有限责任公司、泛华联兴保险销售股份公司云南分公司、上海汇中保险经纪有限责任公司云南分公司、大美州经纪广西分公司等10家公司。

从处罚原因来看,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或者个人牟取不正当利益,散布虚假事实或其他不正当竞争行为扰乱保险市场秩序等原因是中介机构受罚的主要原因。

微易经纪吃今年最大罚单

由于保险中介机构在所有保险机构中体量较小,监管机构对其的处罚金额往往远低于保险公司、银行等兼业代理机构。而今年7月份浙江保监局一份处罚函则“打破”这一惯例。

近日,浙江保监局官网公布了针对微易保险经纪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其“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对其罚款50万元。根据《保险法》有关规定,这已是对这类行为的顶格处罚。

根据浙江保监局行政处罚函,某某APP是杭州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公司”)开发的互联网保险平台,也是微易经纪的第三方网络平台。科技公司持有杭州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微易经纪全部股权。

科技公司和微易经纪签订了推广合作协议:微易经纪通过该APP推广保险产品,向科技公司支付技术服务费。上述APP通过注册用户推广保险产品,保险推广流程完成后,科技公司通过人力资源服务外包公司,向相应的用户支付约定的“推广费”。

经浙江保监局调查发现,2016年6月份至2017年12月份,微易经纪按照上述APP获取保费的27%的比例结算费用,并向科技公司支付费用,共涉及保费6.83亿元,费用结算金额为1.84亿元,实际付款金额为1.63亿元。

随后,科技公司向微易经纪开具发票1748份,发票金额1.84亿元,发票内容均为“信息技术服务费”。上述费用,微易经纪通过“主营业务成本-技术服务费”科目列支1.84亿元,抵扣增值税-进项税1044万元。上述技术服务费中,科技公司仅有1.46亿元用于上述APP的研发及经营支出等技术服务内容,其余3829万元用于支付该APP注册用户的推广费。

也就是说,此次微易保险被罚主要是因为其向该APP支付的费用,名义上都是信息技术服务费,但实际上,其中有超过3800万元都成为了保险师向注册用户支付的佣金。

浙江保监局因此认定,微易保险经纪构成了”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的违法行为,并对其处以罚款50万元,并撤销负责人王玮华任职资格的处罚。

资料显示,保险师由杭州微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研发,致力于为全国保险代理人日常展业、增员、客户新增工作提供全方位服务的免费APP。利用该APP,代理人可实现一键生成计划书、各大保险公司热门产品条款随时查等功能。截止2017年11月份,保险师的积累注册用户超过1000万,月活(MAU)数百万户,远超其他同类型产品。

第三方保险平台监管趋严

实际上,《证券日报》记者发现,目前诸如保险师这类具有保险产品推广、返利的第三方平台不在少数,多数为中介等机构设立或间接设立。在这类平台上,消费者注册一个账号后,即向其他用户推广保险,并得到推广费等返利或佣金。

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类似上述APP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通过这类APP销售的保险产品确实要比线下通过代理销售的保险产品便宜不少,给消费者优惠。之前监管态度不明确,不少公司也在低调做业务,同时和监管层积极沟通。

有观点认为,在这类平台上,用户本身成为销售人员,并且用户自己投保自保件也可以提取佣金,实际上构成了“给予消费者保险合同约定以外利益”,这也是《保险法》明确禁止的。

同时,从销售资质层面来看,一般消费者注册后可分享推广保险产品,与保险公司对保险营销员的多次培训相比,普通消费者作为保险销售人员的准入门槛被降低了。同时,从平台资质来看,依然有不少平台没有保险代理或经纪牌照。

从监管部门对该类业务的态度来看,近年来个别平台发展迅速,也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尤其是部分保险公司通过中介套取费用已由实体中介机构向互联网保险中介等转移。

例如,近期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2018年保险中介机构现场检查的通知》也向市场传达了一个严监管的明确信号。该通知主要内容之一就是要对互联网保险的业务合规性进行检查,而重点需要关注的情形之一就是直接或间接通过网络平台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对于某些APP通过简单注册即可销售保险产品的情况更是明确各保监局要加强监测。

此外,7月4日,浙江保监局处罚函显示,2015年9月份至2017年3月份,永诚财险浙江分公司通过微营销平台累计收取保费12990.79万元,共向某科技有限公司支付技术服务费3014.27万元,其中某科技有限公司自留金额634.9万元。永诚财险浙江分公司虚增技术服务费共计2379.37万元,通过某科技有限公司以微信转账的方式向业务人员(“微店”店主)支付展业费用,其中向员工(A店店长)支付1629.62万元,向非员工(B店店长)支付749.75万元。

保险管家网关于版权的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 来源"保险管家网"的作品均受著作权保护,版权属于本网站,转账请注明出处。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中注明来源非保险管家网的作品, 均转载自网络, 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news@bao361.cn),我们会尽快核实并删除。

量身定制

活跃顾问

张金辉,中国太平

已认证 从业3年

李杰锋,平安

已认证 从业4年

温蓉,平安

已认证 从业6年

蔡森,平安

已认证 从业5年

黄丽梅,国寿

已认证 从业6年

宋晓洋,平安

已认证 从业7年

//点击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