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保险管家! 登录 | 注册
少花钱、少烧脑、多保障、多理赔
实时动态
保险管家首页 > 保险新闻 > 人物 >宠物尸体乱挖出现象广泛 宠物墓地游荡在法律灰色地带

宠物尸体乱挖出现象广泛 宠物墓地游荡在法律灰色地带

时间:2017-11-21 | 来源:网络

摘要:都有多家宠物墓地来获取宠物殡仪公共服务,倡导对经无害化处置的宠物尸体或者火葬后的动物骨灰采行不占到土地的方式处置,倡导对经无害化处置的宠物尸体或者火葬后的动物骨灰采行不占到土地的方式处置,在北京的几个宠物墓地里,像张玫这样自行处理宠物尸体的人并不少
关键词: 保险 宠物 墓地


  宠物尸体乱丢乱挖出现象广泛宠物墓地游荡在法律灰色地带

  宠物“身后事”不应划入法治框架

  在我国现行法律框架下,倡导对经无害化处置的宠物尸体或者火葬后的动物骨灰采行不占到土地的方式处置,如埋藏、树葬等,这也合乎民法总则第九条所规定的“民事主体专门从事民事娱乐活动,应该不利于节约资源、维护生态环境”这一绿色原则。

  □ 本报记者  蒲晓磊

  同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张玫确切地忘记,距离花心离开了她,已经有两年时间了。

  花心是她从路边偷的一只小猫,捡回来的时候似乎接受折磨,身上的绒毛丢弃了好多,耳朵也补了一小块儿。

  把花心偷回家之后,张玫给它做到了洗手和化疗,花心也渐渐地好了一起。本以为已经痊愈的花心,依然没完全康复,在半年后病死。于是,张玫和朋友拿着铁锹,把它挖出在家附近的一个小庭院。

  “北京有几家宠物墓地,但收费都太高了,有的能到好几千元。我想要,反正也是入土为安了,只要能去找个不被睡觉的角落,安葬它就好了。”张玫说。

  让张玫深感收费喜的宠物墓地,正在我国多个城市蓬勃发展并发展壮大。

  对此,多位专家近日在拒绝接受《法制日报》记者专访时认为,关于宠物墓地的问题,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中不存在空白。

  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夏学民在拒绝接受记者专访时指出,可以在充份论证和实地考察的基础上,制订动物福利法,对宠物墓地的持续发展展开规制。

  自行挖出宠物尸体违法行为

  张玫所说的小花园,就在她家不远处,庭院一座房子的墙根处,有一排小土堆——其中就安葬着张玫的宠物。

  数据指出,像张玫这样自行处理宠物尸体的人并不少。《2017年中国宠物行业报告书》表明,在这次覆盖面积中国宠物行业主流企业及5万多名养宠用户的实地考察中,对于宠物尸体的处置,40.8%的用户采行拿走、安葬等自行处理方式。

  按照我国法律法规的涉及规定,自行挖出宠物尸体科违法行为。

  动物防治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染疫动物及其排泄物、染疫动物产品,病故或者死因未知的动物尸体,运载工具中的动物排泄物以及垫料、包装物、容器等污染物,应该按照国务院兽医主管部门的规定处置,不得随意处理。

  《北京市动物防治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五种情况下,动物以及动物产品应当按照规定无害化处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随意处理。其中还包括动物圈养娱乐活动中丧生的动物,动物医疗、科学教学娱乐活动中丧生的动物和产生的病理的组织,染疫的动物和动物产品,经检测对人体身体健康有危害的动物和动物产品,其他有可能导致动物疫病广泛传播的动物和动物产品。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教授、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王雷认为,宠物尸体不会具有人畜共患的微生物,随意流向社会可能会导致涉及疫病洪水泛滥,严重威胁公共利益。

  “根据现行法律规定,对宠物尸体须展开无害化处置,宠物圈养人不得对宠物尸体随意舍弃或者安葬,否则,不仅违背动物防治法等法律法规,还不会违背民法总则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包含民事权利欺诈。”王雷说道。

  为了解决问题居民家病死宠物的处置问题,多地已经著手推展宠物无害化处置。

  目前,北京、上海等地已经不具备较完备的宠物殡仪处置公共服务,上海于2005年开始成立宠物无害化处置业务,由政府部门成立城区宠物接收点、购置宠物专用火化炉,专门用作单独处置小型宠物尸体,配有了专业人员负责管理接管和火化处置。

  愿为为宠物出售殡仪服务者过半

  与宠物殡仪处置公共服务一同经常出现的,还有宠物墓地。

  “动物圈养娱乐活动中丧生的动物,仍归属于民法中的物。与普通动物比起,宠物支撑了人们的感情竭尽,宠物墓地的经常出现,也是人们对宠物的幸福情感竭尽。”王雷说道。

  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冉克平同样指出,动物归属于物,但是具备心灵,由于情感原因,很多人将宠物拟人化,体现了现代社会人与物之间关系所包括的情感因素。

  仅在北京,就有10余家宠物墓地。

  在北京市大兴区,有一家取名为“天使城”的宠物墓园,鲜花环绕着的墓碑由黑色大理石、白色石灰岩等做成,上面写出着“芭芭,天堂里的你永远美丽”“雪咪,我们永远想要你爱人你”等话语,还备有宠物生前的头像。

  据天使城宠物墓园的官方网站表明,该墓园主要获取宠物的火化与宠物葬公共服务。宠物墓地展开宠物葬时,用户可选择必要土葬也可选择火葬。其中,葬深度为1.3米(土葬)或0.5米(火葬)。

  坐落于北京市马池口镇的北京百福宠物天堂动物葬中心,同样给宠物而立了墓碑,有的还用栅栏城外了一起,这家正式成立于2000年的宠物墓地能容纳6万只宠物。

  北京百福宠物天堂动物葬中心负责人陈少纯坦言,最初正式成立该葬中心只是为了给中国小动物维护协会会员的宠物付费获取死后的安身之地,但在2004年以后,随着这方面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多,几乎每年都要翻一番,中心便要求缴纳费用。

  正如陈少纯所言,市场需求在近些年来持续增长,《2017年中国宠物行业报告书》表明,有53.9%的人不愿在宠物去世后出售火化、墓地等专业化的殡仪公共服务。

  与此同时,宠物墓地的价格也在水涨船高。而且,有所不同的墓地价格有所不同。例如,在北京的几个宠物墓地里,普通的一平方米的墓地价格为一千多元,而带上四合院的墓碑价格却升到将近两万元。

  在市场需求与巨额利润的献身下,宠物墓地已经在全国多个城市蓬勃发展。在北京、上海、天津、南京、西安等地,都有多家宠物墓地来获取宠物殡仪公共服务。

  宠物殡仪急需立法规范

  夏学民意识到,随着宠物数量急剧快速增长,宠物殡仪馆、宠物墓地等涉及产业很快持续发展,宠物老死或病故之后如何处置,已沦为一个棘手的社会问题。

  “从现行法律体系来看,宠物归属于人的财产,不应按照物来处置。虽然宠物是动物,然而宠物又不同于普通动物,它竭尽了主人的情感,因此,宠物事实上沦为一种半人半物的法律主体。”夏学民说道。

  “就宠物殡仪而言,似乎呼吸困难用作《殡仪管理条例》,而动物防治法只是从卫生防疫方面对病故动物不作了无害化处理的规定,并不牵涉到拟人化的宠物的葬问题。”夏学民在拒绝接受记者专访时直言,从法律上谈,关于宠物墓地的规定仍然是一片空白。

  除此之外,宠物墓地最不受诟病之处在于“与人争地”。

  近年来,殡仪进行改革之后,火葬已经逐渐深入人心,土葬在越来越多的地方被禁令,即便如此,天价墓地的新闻依然屡次见诸报端,在这样的背景下,宠物墓地的蓬勃发展,引起了人们新顾虑与反对。

  而且,即使现在已经竣工的宠物墓地,由于受到土地用于权限等因素的负面影响,也无法确保经营管理的长期与平稳。一旦经常出现土地被接管等现象,宠物墓地的处置将沦为难题。

  冉克平忧虑,由于殡仪业牵涉到土地的限于,而目前城市土地使用权匮乏,出让金居高不下,动物殡仪业的蓬勃发展,有可能经常出现动物与人争地的局面,从而进一步推高土地出让金的价格。

  “如果经过充份的论证和实地考察之后找到,公众对宠物墓地显然有市场需求,可以考虑到在确保人的土地使用权的框架之下,必要对外开放动物殡仪业用地规划,而且严苛容许条件,比如一人用于一个动物用地、对安葬的宠物种类展开容许等。”冉克平建议。

  在王雷显然,占有大量土地的宠物墓地,不该被倡导。

  “在我国现行法律框架下,倡导对经无害化处置的宠物尸体或者火葬后的动物骨灰采行不占到土地的方式处置,如埋藏、树葬等,这也合乎民法总则第九条所规定的‘民事主体专门从事民事娱乐活动,应该不利于节约资源、维护生态环境’这一绿色原则。”王雷说道。

  夏学民建议,立法部门不应强化实地考察,在必要时机制订动物福利法。

  “在动物福利法立法过程中,可以减少有关宠物的涉及内容,具体农业部门作为宠物的主管行政部门,为宠物成立医疗保险,对丧生宠物展开人道主义殡仪,利用农业研发建设工程用地开办宠物墓地,符合广大宠物饲养者的必须,使宠物产业以求身体健康持续发展。”夏学民说道。

量身定制

保险管家

蔡森,平安

从业5年

李朋,国寿

从业11年

张新霞,新华保险

从业3年

郭燕军,国寿

从业3年

李斌,中国太平

从业4年

QQ用户853999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