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保险管家! 登录 | 注册
少花钱、少烧脑、多保障、多理赔
实时动态
李德强 •

违背交规了?保险未必“保险”!

投保知识 1520℃ 0评论
违背交通规则?保险未必“保险”!车祸再次发生时,不管是肇事方还是伤者,大多不会实在:没人,反正有保险公司。可是,现实的判例并非如此。大小的交通事故...
关键词:安全,公司,医疗

违背交通规则?保险未必“保险”!

车祸再次发生时,不管是肇事方还是伤者,大多不会实在:没人,反正有保险公司。可是,现实的判例并非如此。大小的交通事故几乎每天都会再次发生,事故责任的确认和赔偿金责任的分担牵涉到到驾驶员人、车辆所有人、非机动车驾驶员人、保险公司、北航公司、雇员单位等各方面。不管责任如何确认,说一千道一万,交通参予人只有遵守交通法规才有可能会沦为最终的赔偿金责任人。

乘坐黑摩的 伤者自己要担责(非机动车事故)

小宋是无锡市一家公司的文员,同时还在某小学全职做到保育员,平时管理工作很辛苦。她和丈夫、两个孩子在苏州原本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然而,意外悄然而至。2015年10月的一个早晨,小宋拿着小儿子外出,因为没赶上公交车,就乘坐了一辆在公交站台边招揽生意的黑电动摩的。其看着儿子,躺在后座,一路朝着目的地快速驶向。

行使到钱塘大道东吴南路100米路段时,电动车主王某横穿马路,被陈某驾驶员的一辆厢式货车撞到,三人均倒地伤势,其中小宋伤势最相当严重,送来医院做到了肺裂痕修补术,小宋儿子和行政拘留都只是皮外伤。这起事故经交警部门确认,行政拘留和陈某各胜事故同等责任,小宋和儿子不分担事故责任。小宋睡觉四个月后将行政拘留、陈某、车辆所有人某百货公司及保险公司告上了法院,拒绝赔偿金各项损失总计19万余元。

法院经案件指出,陈某驾驶员机动车与行政拘留驾驶员的电动车再次发生撞击,造成小宋伤势,二人应该依据罪过大小分担赔偿金责任。根据事故认定书,陈某、行政拘留各胜同等责任,小宋及儿子无责任。但《江苏省道路交通安全性条例》规定,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只准配备一名十二周岁以下的人员。因此,驾驶员电动车是不容许其他成年人共同搭乘的,这不仅是对电动车驾驶员人的强制性拒绝,也是对搭乘人的禁止性规范。

小宋作为成年人,且深爱幼儿,乘坐没任何资质和安全性确保的非法营运电动车,其对自身及儿子的伤害再次发生具备一定罪过,故法院酌定由小宋自担10%的责任,由陈某分担60%,行政拘留分担30%。因事故车辆已给付交强险与商业三责险,故赔偿金责任先由保险公司依法分担,远超过保险范围的部分,由陈某的管理工作单位即某百货公司和行政拘留按照责任比例分担。

法院最终确认原告的全部损失金额为20万余元,保险公司赔偿金小宋17万元,行政拘留赔偿金小宋2万元,小宋自担1万元。裁决后,各方均未裁决。

乘客门口撞到到人 保险公司不赔偿金(车门事故)

2016年1月的一天,雷某驾驶员小客车在无锡市某路段违规行驶,该车乘客吕某从左后门门口下车时,车门与由南向北驾驶员电动车行经的谢某撞,造成谢某腰椎骨折、车辆损毁。交警部门勘察现场后确认,雷某、吕某负该起事故同等责任,谢某不忘该起事故责任。原告被送到医院化疗,总计花费医疗费5万元。化疗落幕后,经鉴定,谢某因交通事故致L1压缩性骨折(椎体传输>1/3)包含十级残疾,误将工程造价为五个月,护理期为三个月,以一人护理为宜,营养期为三个月2016年1月的一天,雷某驾驶员小客车在无锡市某路段违规行驶,该车乘客吕某从左后门门口下车时,车门与由南向北驾驶员电动车行经的谢某撞,造成谢某腰椎骨折、车辆损毁。交警部门勘察现场后确认,雷某、吕某负该起事故同等责任,谢某不忘该起事故责任 原告被送到医院化疗,总计花费医疗费5万元。化疗落幕后,经鉴定,谢某因交通事故致L1压缩性骨折(椎体传输>1/3)包含十级残疾,误将工程造价为五个月,护理期为三个月,以一人护理为宜,营养期为三个月。

法院案件后指出,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之间再次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人员伤亡的,机动车一方应该分担赔偿金责任,保险公司不应在交强险范围内适当支付,在商业三责险范围内按责分担。雷某违规行驶,吕某开后门未注意安全,车门与驾驶员电动车的原告撞,二人的不道德相互融合造成同一伤害后果,原因力可分,根据事故责任,酌定由雷某、吕某各分担50%的赔偿金责任,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责险内按50%比例支付。谢某的损失总共15万余元,最终由保险公司赔偿金13万余元,吕某赔偿金2万余元。

肇事后逃离现场 保险公司尽到提醒义务商业三者险要不赔(肇事逃离现场)

龚某驾驶员轻型货车行经至无锡市甪直镇某路口西侧路段时,车头碰撞前方同向成某自行车的无牌自行车尾部,造成成某当场丧生。事发后,龚某驾车驶向现场。交警部门经调查结果指出,龚某对前方路面动态情况不善仔细观察,时逢情况措施不及,事发后驾车离开了现场,是导致事故的直接原因。最终交警部门确认被告龚某胜事故全部责任,成某不忘事故责任。

龚某交通肇事罪且科肇事后逃离现场。涉嫌车辆投有交强险与商业三者险要,商业三者险要规定,事故再次发生后,被保险人或其容许的驾驶员人在未依法采取行动的情况下驾驶员被保险机动车或者被遗弃被保险机动车逃出事故现场,或故意毁坏、假造现场、吞噬证据的,导致人身死伤或财产损失,保险人均不负责管理赔偿金。

事后,法院查清,此次交通事故造成原告一方的损失金额为83万元。根据事故责任的研究确认及刑事起诉书已查清内容,龚某坚称其驾车再次发生事故,未采取任何措施即驾车离开了现场,报警时也未如实交代其交通肇事的事实,其驾车离开了现场的不道德从主观上看系为躲避法律追究责任而逃走的不道德,已经包含交通肇事犯罪行为后逃离现场减轻情节,科商业三者险要条款誓约的责任减免情形。

依照法律规定,对于将酒后驾车、肇事逃离现场等交通安全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作为正当理由条款的保险公司在保险条款中已对投保人做出提醒,且在保险单上也拒绝投保人对责任减免条款加以特别注意,已遵守了提醒解释义务,该正当理由条款再次发生法律效力。龚某驾驶员车辆再次发生交通事故后逃离现场,保险公司减免商业三者险要责任,仅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金11万元,其余损失由车主及驾驶员分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