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保险管家! 登录 | 注册
少花钱、少烧脑、多保障、多理赔
实时动态

《我不是药神》:有病了,吃不起天价进口药,就简直吗?

投保知识 270℃ 0评论
毁坏一个家庭的不是生病了无药可治的天灾,而是生病了没有保险能用的人祸,保险不是关住风险的那道门,却是关上期望的一扇窗,这就是片尾“期望”两个字的意义所在。 保险是一种期望,是一种竭尽,也是一束光,照耀我们生命的光。
关键词:买保险,保险怎么选,买保险注意事项


undefined

终于有这样一部电影,让我们看见时代,看见了现实,看见愿意,看见期望.....比起中国以往的现实题材片,《我不是药神》可以称得上上独树一帜,它呈现这个世界最残忍的画面:大量白血病人因为吃不起天价药,不能在绝望、恐惧中,静静等杀。


只不过电影中,那个老奶奶说道的:


四万块一瓶的药,我不吃了好几年了,房子吃没了,家也不吃垮了!

现在才好不容易有了低廉的药,才500块一瓶,他真的不赚钱!

他想老大我们!

你们把他捉了,我们就不了活着了!

谁家还没个病人呢?你能确保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吗?

我还想要死掉,我想杀……


很多观众都被老奶奶最后一句话砍中了泪点,死掉有多难?没生一场大病你永远会明白:


当一个白血病人为了死掉而倾家荡产;

当一个深陷丧生的人看见了活下去的期望;

当一个人因为贫而不能眼睁睁等杀;

当一个人因为病痛而完结生命...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有些人只是想死掉,倾家荡产也要死掉,命就是钱,钱也是命!



01


《我不是药神》由曾经轰动一时的“陆勇案”真实事件改篇,陆勇同住江苏无锡,是一家针织外贸厂的老板,本来家境殷实,但在2002年他被发病为快粒白血病后,一切都逆了。


格列卫是一种最出色的药物,是第一个分子靶向抗癌药,可以将患者的5年生存率从50%提高至90%以上。该药于2001年转入中国,但价格低得可怕——一个疗程的“格列卫”要赚到2.35万人民币(一个月为一个疗程),而且必须终身服用。


陆勇硬着头皮不吃了两年,在这期间,治疗费、检查费、药费特一起,就花上了近70万元,以他的家境也撑不住了,为了交流他辟了一个QQ群,群里有些病友就是因为没有钱吃不起这种药,陆陆续续有人回头了......


陆勇感慨,“人没了,头像再也不暗了。”有病人说道,“(它)就像酗酒,钱完了,人也就回头了”,很多人为了续命一夜致贫!


患病两年后的一天,陆勇在网上偶然看见一篇英文帖子,上面说道有韩国患者从印度购买了格列卫的仿造药,相较于一盒23500元的盗版药,价格便宜,只要3000元,后来降至了200元一盒,而且疗效和盗版药一样。


但经不住病友的苦求,开始老大这些病友们从国外送货,但并没调高出售。


2014年陆勇因“因涉嫌阻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在首都机场逮捕,当时,印度“格列卫”未获得国家药监部门的审核,理论上说道这是“假药”。陆勇被捉后,300多名病友公开信为他说情,希望司法机关可以确认陆勇有罪。血癌病友“他是白血病患者的救命恩人”,2015年,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催促退回控告,陆勇出狱。


我们大概会想起,生与死,有时候只是一瓶药的距离,就像这部电影,环绕着病人的存活困境进行,逻辑也十分非常简单:有钱人买药就活着,没钱买药就杀。



02


你有经历过恐惧吗?重症ICU病房每天都有人进来,却很少有人出来,无论是教育资源、医疗资源,还是社会资源,永远向富人弯曲。你可以斥责,可以哭,可以辱骂,可以撕逼,但没用。这个世界从来不同情穷人。


正如这部电影里一句台词: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治不好的!


这部电影里吕获益这个角色让很多观众看的泪流满面,可以说道他不是杀于疾病而是病死借钱诊治,吃不起天价药,又想拖垮家庭,活生生恐惧丧命。


片中吕获益对程勇说道,妻子分娩五个月他追查患病,那时他天天想要杀,孩子生下来后,他看著孩子一点也想杀了,拚命想要活下来。吕获益自杀身亡前又看了他的妻儿一眼,嘴角遮住滋味的微笑,他不愿为了他们而生,为了不想高额的药费拖垮他们,他更可以为他们而杀。


不是病人,无法体会到那种恐惧,生命本身是薄弱的,它经不起蹂躏,也抵不住考验,因为你不告诉什么时候它就忽然给你下最后通牒。有多少人大哭着喊着想死掉,又有多少人倾家荡产却不得不拒绝接受丧生的到来。


03


与白血病相对比,更多癌症病人面对的,是一场更漫长、结局更加不得而知的战斗。我们见到为了化疗癌症借高利贷的,一家人打架的,天桥下行乞的,也见到无计可施不得不返沮丧而返的。


为了救命,一个月收益 6000元 的家庭有时候必须要面临一天上万的化疗费用,在那个时候,数字通常不会让无数家庭丧失念想。贫困家庭无法开销,普通家庭也同样难以承受。


作为首都的北京挤满了全国最先进设备的医疗资源,每年接诊量将近2.2亿人次,日均70万外地患者赴京诊治。顺着北京某肿瘤医院往南回头大约300米,经过一片正在修筑的小公园,就能看见一片城中村一样的平房区,外观斩破旧原有、内部挤迫压迫。


但由于距大医院较将近,在地理上有优势,近些年除了少数房间仍有本地人自寄居,其他大多被改为了简陋旅馆。这片平房区常被外界称作“癌症旅馆”。这里寄居的百分之九十都是癌症患者,不是癌症都会寄居到这里来。


也有人称之为这里是“百万旅馆”,意思是居住这里的人,为活命,很多人已经花费了百万以上,记者曾经做到过调查,凡是居住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负债累累,变卖老家房子来医治的占50%以上,他们已经没后路了,很多人都把这当家了。


每个房间的门后都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都有一个心酸无奈的悲剧故事,贫困,从会敬畏人的年龄与身世。它只不会钳制着每一个人,让你明白死掉并不更容易。


在钱面前,你可以做到任何事;在命面前,我不愿代价所有的钱,就是这么残忍,可那些吃不起药、治不发病的人呢,不过是回家等杀而已。



04


我们这辈子最怕的就是生病,看病难,看病贵,谁能确保这一辈子自己和家人不生病呢?一旦碰上大病,动辄上万的高昂医药费让普通人家显然无力分担。


一人生病,全家拖累,这话真不是危言耸听。哪怕是一个看上去富裕的中产阶级因病致贫,也有可能在短短几天里因病致贫。为诊治倾家荡产,这样的悲剧在我们身边并不少见。


谁都有生病的时候,中国每年有200多万癌症患者去世。面临特效药,卖还是不卖?


专利特效药,天价,买了,杀。

白血病无以寻找配型骨髓,乳香,杀。

送货仿造药,有一条生路,违法。


有个朋友弟弟年初得了癌症,现在在做到术后的化疗和靶向药化疗,美国的靶向药一支要15000元,国家补助金6000元.自费9000元,再再加林林总总的住院费用也要每个月2万的自费开支,家里的积蓄估算倒没法多久。曾经和我打趣说道要去印度背药,他只想弟弟活下去,别的都顾不得了,他不敢看这部电影,害怕受不了。


在中国一场重病,意味著天文数字一般的医疗费,意味著亲人漫长的陪护和艰辛的代价,每个中国人都应当能解读这种切肤之痛:只要一人重病,就相等给全家被判了判处死刑。


电影结尾,徐峥饰演的的程勇因为救助病友送货药品最终判处了有期徒刑5年。他在法庭上说道:“看著这些病人,我心里伤心,他们吃不起天价药,不能等杀,甚至是自杀身亡……我坚信今后不会好的,期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05


当影片最后当我看见那些戴著口罩的人绝望的挤满在一起,或是共同经常出现在屏幕上,最后荧幕将「期望」两个字放在仅次于,很多人流泪到无法谦和。并不是在大哭电影,而是大哭自己。


在卫生经济学里有一个名词——灾难性医疗开支。当一个家庭自付的医疗费用多达家庭可缴纳能力的 40% 时,就指出这个家再次发生了灾难性的医疗开支。


2016 年,国家癌症中心公布的《中国少见癌症的开支和财政负担》表明,患者的家庭年均收入折算美元为 8607 美元,而癌症患者的人均就医开支总计为 9739 美元,远远多达了灾难性医疗开支的范围。


有人说道《我不是药神》就是保险公司的免费宣传片,影片中程勇很确切自己不能解法一时之缓,瓦解了制度的确保,凭借一己之力,无法普度众生。这个世界真的有药神吗?如果真的有,我实在是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是要求自己生命的药神。


曾经看过一个比喻,很形象,说道人生就像洼地,分分钟发大水,可你还无法确信谁把你炒上来,要想要活下去,就得自己游回去,坐等救出这事儿,本来就很不靠谱。


毁坏一个家庭的不是生病了无药可治的天灾,而是生病了没有保险能用的人祸,保险不是关住风险的那道门,却是关上期望的一扇窗,这就是片尾“期望”两个字的意义所在。


保险是一种期望,是一种竭尽,也是一束光,照耀我们生命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