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保险管家! 登录 | 注册
少花钱、少烧脑、多保障、多理赔
实时动态
李德强 •

抗癌国史:95后,梦碎700天

投保知识 1170℃ 0评论
我的母亲,在她的46岁,在我的16岁时,查出肝癌,大力化疗2年,还是走了。 母亲的手术时间是在深夜,她行进去以后,我在手术室门口等了星期一晚上。 母亲从手术室被发行来的那一刻,父亲和舅舅们…
关键词:

前几天,我看到了一篇《为什么现在得癌的年轻人这么多》的文章,回想自己最近总是拿着团队在休息时间就不禁瑟瑟发抖,于是发送到了公司群里。

团队里新来的一个姑娘看到文章私信我,说文章样子她几度掌控没法想要流泪。

团队里新来的一个姑娘看到文章私信我,说文章样子她几度掌控没法想要流泪。

她也许没有办法去研究工作为什么得癌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作为一个曾经“经历”过癌症的人,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人生体悟。

01

在人生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在人生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我出有了一个特别怕死的人

我出有了一个特别怕死的人

我的母亲,在她的46岁,在我的16岁时,查出肝癌,大力化疗2年,还是走了。她走的这年,她48岁,我18岁。

我不是患癌的那一个,却也如同面临灾难,胆战心惊地回来母亲童年了那时而充满希望又令人不安的两年。

我不是患癌的那一个,却也如同面临灾难,胆战心惊地回来母亲童年了那时而充满希望又令人不安的两年。

事情再次发生在一个太平时不过的周末下午,我回到家看到在厨房忙活的母亲,困惑她今天怎么想要去做那份全年平日的管理工作,在家洗洗涮涮。

母亲约会说:没事儿,上午去做了个检测,下午在家睡。大抵还是年长吧,我幼稚地察觉到不出任何异样。

全世界的母亲都是充满著天赋的造谎者,她们说只爱吃鱼头的感叹,她们说没事儿时的淡定,都编织得如此天衣无缝。

直到我忽然闯进母亲的房间,看到电脑桌旁那一堆哭湿了的纸巾时,才觉察到了什么。

父亲秽沉着脸把我叫到楼底下:你现在也很大了,想跟你说点事儿。你妈她.....做了检测,有可能是肝癌。

我的脑子忽然有点空白,我不告诉他肝癌意味著什么,但我告诉他「癌」这个字眼相等于死神的不不存在。

“你一会儿别上去了,过来走走,你妈那么坚强,别在她面前痛哭。”

02

在患癌的过程中

在患癌的过程中

最难做的,我们都在做的就是假装

最难做的,我们都在做的就是假装

患者假装自己还能坐,还想死掉,还想再期望一把,还很坚强。而陪伴患者的我们假装自己情绪没有无法控制,假装自己很深信,假装自己一点都不怕。

那段时间,是我跟医院联系最紧密的阶段。

病房里,每晚都会被疼得接到醒来的吊着尿袋的妈妈;话很少,来看望的人也很少的大叔;年纪轻轻,却已经经历很多次化疗的秃头男孩儿。

走廊的那一边,是妇产科,深夜也能听见新生婴儿的啼哭。

那一头充满活力,这一边宁静颓然。

心灵的种种形态都在这里一览无余。

心灵的种种形态都在这里一览无余。

母亲的手术时间是在深夜,她行进去以后,我在手术室门口等了星期一晚上。

母亲从手术室被发行来的那一刻,父亲和舅舅们都城外了上去,我在人群的最后,踉踉跄跄地期望跟上。

医生跟大人们交代托付给一些事情,护士在教我如何用棉棒蘸水给母亲拿着血块的嘴唇涂。我哆嗦著手,看著半张着嘴晕倒的母亲,扯了一小会儿,眼泪决堤。

尿袋妈妈用暗淡的气息说:你这孩子,痛哭啥,你妈手术挺成功的。

我终于,再也不禁,在医院的走廊嚎啕大哭。所有的紧张,害怕,激动,在那一刻毕竟出狱。

那年,母亲的肝脏一动了一场大手术,我的心脏仿佛也回去重组了一次。

03

我总以为

我总以为

只要手术成功了

只要手术成功了

母亲就能活得长久些

母亲就能活得长久些

回忆起父亲在电梯里说:只要能健你妈的命,即使砸锅卖铁换肝也要之后明领。只是,我们最后连换肝的机会都就让。

可是不曾想,年中的两年里,是死神给我们最后的相处时光。

手术手术只是一个开始,年中就是一期又一期的化疗。每个月父亲和舅舅就会拿着母亲去一趟杭州。

父亲每次回来总会有点小骄傲地跟我炫耀自己如何将母亲照料的不俗,母亲是多么的勇气,化疗针放进脊髓都不喊一声疼。

大家都没把最坏的结果告诉他我。每次请示的化验单,都被悄悄地藏一起,他们把一切都粉饰的不俗,让我安心自学。

甚至为了想我多虑,借着城市里空气不好的理由,将母亲送到了乡下的姨妈家疗养。

甚至为了想我多虑,借着城市里空气不好的理由,将母亲送到了乡下的姨妈家疗养。

癌细胞在不断地下降,腹水没有减少,母亲有好几次跟我说胳膊抬不一起了,觉得疼。

到底,癌细胞开始移至了。

天越来越暗了,光在一点一点消失,可是我们谁也没有说破,因为我们都告诉他自己承受不了说破后的结果。

直到那天,一周一次的见面,我在楼底下。

父亲上去回来母亲,没一会儿下来喊我,说母亲在鬼我,都不上去想起她。我立马双脚在地上,鼻血和眼泪一块儿出来。

人生的仓皇也不过如此,你在鬼我,却告诉不上去言你是我花上上了多少勇气才做出的拒绝。

我告诉他言了你一定会掉眼泪,但我一点儿都想要在你面前掉眼泪。

04

很快,思念就真的来了

很快,思念就真的来了

母亲再也没法家里了,她必须在医院进行时刻监护人。父亲眼底的重生,家人对我的欲言又止,我逐渐告诉了什么叫无能为力。

回忆起年前,我在的这个江南村庄下了场大雪。我在江边耸立好久,棉絮一般的雪花洋洋洒洒,落在江水里,瞬间消失知道。

我想象过无数种她可能会离开我的场景,但是却没有想过这样的结局。

回忆起像四面八方灌来的雪花,挤进我的脑袋里。母亲不善言辞,却在这两年里消耗了力气与我道别。

她老实我做的不精细的家务活,我顶嘴,她有些流泪地头我:我不出有了,以后这些谁教教你!

她明明很累,却总是准点按时地做好了零食送到学校门口,我出有了班级里最令人羡慕的那一个,大家都说:你妈做的菜可真好吃啊!

她告诉他,做一顿就较较少一顿,以后别人回娘家还有妈妈做饭吃,我以后再也没有了。

她看到我数学不及格的卷子,即使再生气,也没有大骂过我。她想要把最后的时光用在跟我生气上。

她甚至回来要求我跟父亲的贫穷,私下里偷偷跟父亲说:我要是走了,你就再找一个,你一个大男人照料不好女孩子。

成年人的道别都不是郑重其事的,他们都静悄悄,静悄悄的。

我愣愣地双脚着,所有人喊她她都不应。当我喊一声“妈”,她不不应一声“哎”,我声音越来越大,她奖励越来越大。

她什么都不记得,但仍记得自己是个母亲。

母亲在人生最后意识模糊时,只忽了一句话:人这一生,死掉什么啊!

05

人是有回光返照的,母亲晕倒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晨六点,她看上去精神状态了一般。

只是全身器官中风,她的喉咙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跪在她面前,她睁着眼睛,由于黄疸的原因,黄色的眼泪从眼眶里流向,喘着粗气。

我说我会照料好她注目的花花草草,我会照料好父亲,我会好好照料自己。她终于闭上了双眼,绝了一口气。

她的心灵,就真的,结束了。除了我,所有人都开始流泪。

今年,是她离开我的第6年。这6年来,我听到对我最多的评价是坚强,乐观。

而较较少有人告诉他我往后的贫穷里都弥漫着“她要是还在”这样的假设。

她要是还在,会跟我说什么话?

她要是还在,我会过什么样的人生?

她要是还在,会不会不喜欢我谈的这个男朋友?

她要是还在,该多好啊!

我想,所有跟我一样的“癌症生还者”的贫穷,一半悲观,说出世事,一半阴沉,剩是沮丧。

我们经历生离死别,说服别人活在当下,除了杀死生子,世上再无其他大事。

那是因为,我们倍感沮丧,满眼喜欢,多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当下的每一刻。

有人问我,经历这样的事情以后,人生有什么改变?

我回想了一个小故事,我想把这个作为这个问题的答案:

有人问我,是不是思念母亲的时候。我说,样子没有,人生真的很整天。但是很快,我又回应。

母亲离开我快四年了,我样子习惯也不习惯,日子还是照过。

直到有一天,我去浴室睡,忘记拿着鞋子和内衣裤进来,脱口而出地喊了句:妈!我鞋子岂拿了!

可是,久久没有人对此。

我从浴室出来,顿时掩面大哭,那一刻我才告诉他原来我妈真的不来了啊。

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注目自己和家人的身体健康,因为很多疾病的患病年龄越来越年轻化。

我们的确从那场战役,那个英雄身上传授给了如何坚强面对年中的贫穷,学会了豁然地对待这个世界。

可我们总会在贫穷的某个不经意间,深夜的某些瞬间,忽然回到想要原来我陪伴一个人病过一场,可惜这个人不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