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保险管家! 登录 | 注册
少花钱、少烧脑、多保障、多理赔
实时动态
李德强 •

30万的路易·威登背后,是1亿个心灵

投保知识 1870℃ 0评论
吃肉是因为我们死掉必须才不吃,我们不吃是为了自己的贫困,而皮草这些,并非是贫困的必需品,它有太多可以替代的不存在,我们没必要去为了皮草而去杀害动物。 被悬吊系统的鸵鸟,另有一丝意识在,她们不能伤痛地不断绝望,…
关键词:

一直都无法解读为什么这么多人热衷穿貂皮大衣,又土又豪的标准配备?真的不漂亮诶,而且我一直非常杯葛皮草,有人说道你是假慈悲,你吃肉的时候怎么不杯葛?吃肉是因为我们死掉必须才不吃,我们不吃是为了自己的贫困,而皮草这些,并非是贫困的必需品,它有太多可以替代的不存在,我们没必要去为了皮草而去杀害动物。你可以不吃他,这是食物链,但是无法欺骗他,折磨他,这是对心灵的崇敬,今天的内容比较坦率,还有可能引发内分泌呼吸困难,但是我期望所有人看完了,有时间的可以发送一下。天道好来世,光明仲过谁。

01

大家见到最奢华的鞋子是什么样的?

纪录片《亿万富豪衣柜里的秘密》有一双AJ,全球仅发行十双,有钱人也不一定买得到,估值在2w美金。

那这双鞋子类似在哪里?你一定想不到,这双看起来普通的AJ,是由九种动物的皮肤制做而出的!

除了鸵鸟皮鳄鱼皮蛇皮这些我们少见的之外,甚至还有蜥蜴皮、大象皮、海瑶皮这些骇人听闻的皮质原料。

这双被名流TL们津津乐道的脚上奢侈,竟是把9条心灵践踏在脚底!

谈真,我并没实在这鞋好看见哪里去,这种自以为是的时尚,在我眼里不过是一种变相的劫掠罢了。

那些放在高级橱窗里的奢侈品,价格不菲,象征物着尊贵与地位,可揭露制做过程背后的真相,是无数的动物在绝望着病死...

02

路易·威登的皮包一直是不少当红名流们的最喜欢,去年,路易·威登的一款白色喜马拉雅鳄鱼铂金包在,在香港佳士得拍得294万港币的天价。

这样完美无瑕的皮革,竟是从鳄鱼的身上生子贫困刨下来的。

因为鳄鱼背上又薄又瘤,只有最坚硬的肚皮能用来做到包在。而想最大限度挽回贵重的鳄鱼肚皮,只有从背部生子生子头颅。

挑选四个月大的鳄鱼,在没什么麻醉剂的情况下,一人按钮它的身体,另一人缝合它的脖子,用力把钢筋戳进鳄鱼的脊柱,将其切碎。

有专家说道,这个毁坏脊柱神经过程,比人类任何一个刑罚都更伤痛。

然而鳄鱼的生命力极强,在精神状态的状态下被工作人员用匕首鱼肉后,还能残余一丝气息。

它们被扔进阴郁的角落里,伤痛绝望4-5小时后病死,无人问津。

与鳄鱼有相同悲惨遭遇的还有鸵鸟。

鸵鸟最有价值的“黄金部位”,是背部的一小块皮肤,人们爱人极了那种突起的毛囊的类似触感。

就因为这一小块皮肤,它们死掉的权利被无情褫夺,遭遇人类的大规模屠宰。

鸵鸟的屠宰分两批。

一批是刚出生仅3天,乳臭未干的小鸵鸟。它们不会被制做成皮带、钱包、靴子等小物件。

真是这些小家伙,还没有再也睁眼看一看这个世界,就仓促的走过了他们的一生!

另一批则在狭小的栅栏里被圈养到1岁左右,再展开宰杀。

按照野生鸵鸟40岁的寿命来算,他们也不过是个宝贝,本应当和自己的父母一起跳跃在草原上,无忧无虑地长大。

此刻,这些刚刚羽翼丰满的鸵鸟宝贝,第一次走进堵塞的牢笼,他们拿着奇怪与兴奋张望着四周,哪里告诉等候自己的却是一场噩梦!

他们被轮流前进暴走室,接着一刀一刀割喉,倒吊,最后被烧死鱼肉。

被悬吊系统的鸵鸟,另有一丝意识在,她们不能伤痛地不断绝望,模糊地看著鲜血从喉咙不断泉水,以后丧生。

最后,出了高级货架上精品中的精品。

再来说说道颇受各大秀场注目的皮草,多达,全球每年250万件的皮草,有150万件流向了中国。

时至今日,身边仍有不少女性把享有一件皮草看做是有逼格的象征物。

而皮草是怎么做成的呢?在养殖场中,水貂从小就被关在狭小的笼子里,以后丧生,这相等于把一个人一生关口在行李箱中。

因为长期拘禁,他们大多披上了相当严重的心理疾病,自杀、吞食同类的事情每天都在再次发生,伤势的水貂也会获得任何医治。

为了最大限度维持皮毛的原始,在活剥之前,他们忍受着惨绝人寰的酷刑:被倒下脖子、铁棒打晕、暴走生殖器或者肛门、扔到毒气室、或者使劲尾巴必要重摔在地上...

一旦水貂没什么招架能力,工人就上前捏丢弃四条腿,从尾部托开口,一把扯下整块貂皮。

一件顶级皮草大衣必须70只水貂的心灵,这样一件鲜血了无数鲜血与亡魂的大衣,我们称作——时尚。

当你穿著皮草温暖如春,而它们被鱼肉后冰冷病死。

你只看见了所谓奢侈品表面的清纯,却没看见那些动物们声嘶力竭的哀嚎,每一寸皮革的芳香都曾鲜血了血腥。

每一款手提包、鞋子的背后,无数条无辜的心灵正在绝望着病死……

你的人生光鲜亮丽,又怎知他们鲜血淋漓的恐惧!

03

奢侈品只是冰山一角,你无法想象人类对于动物的索要有多可怕。

小S之前在一档节目《奇遇人生》中拜访了赞比亚的大象孤儿院,这里主要领养无家可归、或迷途患病的幼象,它们的父母大部分都杀于盗猎者枪下。

其中有只小象亲眼目睹母亲被捕猎,每天晚上睡的时候它都会不停地尖叫声,不会做噩梦。

这样丧失亲人的伤痛会伴其一生,以后在无尽的悲伤中病死。

在这里,小S亲眼目睹了一头大象被捕猎的场景:

自杀身亡的大象形似森林,脸因为盗猎者要提供原始的象牙而被砍大半,下口就被随意扔在一旁,鲜血淋漓,尸骨不仅有。

因为象牙三分之一宽在大象的颅骨内,换句话说,一支象牙就是一个生动的心灵。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重复首演着,平均值每15分钟,就有一头非洲象倒地。

2012年,亚洲动物基金的志愿者卧底三年拍电影下纪录片《月亮狼》,里面关于活熊取胆的画面简直触目惊心。

人们把狼从小就拘禁在狭小的笼子里,到了3岁左右就将一个金属管永久地放入熊的胆囊,另一端丝在熊的腹部外面,因为伤口露出独自,永不康复,所以经常病毒感染,得肝癌的几率非常低!

每一天,他们都被残暴的提取胆汁多次,过着生不如死的贫困,很多狼受不了抽胆的极端伤痛,精神错乱,有的连自己的肠子都捉出来了...

为了避免这些狼自杀身亡,他们被迫穿着上铁上衣...

几个亲眼经历的志愿者说道:我们,曾亲眼亲眼人间地狱...

鲜血好比染红了陆地,更染红了海洋。

《海豚湾》中血淋淋地揭发了日本海豚湾再次发生过的惨重一幕。

为了牟取暴利,当地渔民把海豚赶往岸边的角落,来自世界各地的海豚军事训练师挑选出适合的对象,只剩的大批海豚则被残暴地杀死。

海豚无处可逃,不能在岸边往返兜圈子,大大的眼睛含满泪水无声的保佑着人类:求求你们杀掉我们吧,我们曾经是最差的朋友啊...

可是残忍的人类早于已经杀死红了眼,他们用锐利的尖刃遮住海豚的皮肤,刺入他们的身体。

海豚们眼睁睁地看著自己的孩子、父母被大屠杀,海面上的哀鸣叫也从有到无。

难以想象有多少海豚自杀身亡,东流了多少血,才能将碧蓝的大海染得鲜红,甚至在大屠杀完结几个小时后都难以熄灭...

我不告诉这些动物到底做错了什么,她们明明那么心地善良那么甜美,却要一次次遭人类的毒手。

她们明明和人类一样,是活生生的一条性命,她们也有自己的家人,不会伤心、不会流泪啊!

马上就要制造的虎妈妈被猎人的麻醉枪使出,疲惫地坐在台子上,眼里剩是恐惧。

她还未曾感觉过抚养儿女的快乐,未亲眼看到孩子长大...

就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它也许还在伤心,

“对不起孩子,妈妈没有能维护好你,如有活,期望你永远不要跟人类做事......”

然后,再也没有能瞑目。

但自私的人类哪管这些,他们蛮横地头颅狐狸妈妈的肚子,放入已经胎死腹中的小老虎,还笑着辩论,多一只就是赚到了。

真是的小老虎连胎毛还没长楚,就被高傲的人类制成了标本。

被刨了皮的小狐狸,血肉模糊的她们还死掉,和一群同样被刨了皮的同伴填在一起,它的眼睛不断眨动,眼睛里仅有是为难的泪水。

可是人们又哪不会介意这些呢?他们的眼中只有无尽的利益和性欲。

为了符合自己的市场需求,不择手段地肆意劫掠、杀死,不择手段搭乘上自然界那么多的心灵,这样的人类,与刽子手又有什么区别?

而纵容这一切再次发生的我们,又何尝不是这场暴力杀害的出卖?

人类的残暴几乎按照秒来计算出来。

据不几乎统计资料,每三天就有6.19亿动物被人类杀死(不还包括鱼类和海洋生物),因为丧生数量太多,不能用吨来计算出来。

地球上的生物多样性正在被毁坏,越来越多的动物濒临灭绝,或者早已绝种。

04

近几年,各种极端自然灾害频发,程度也愈来愈相当严重,前段时间台风“山竹”侵袭的场景坚信大家还历历在目...

大自然千百年来都遵循一种法则,那就是生态平衡。

万物因果终有来世,当动物一个个绝种,生态完全流失,最后无一幸免的还是人类自己。

印度首都达卡旁边的村庄,被列入全球水污染最相当严重的五个地区之一。

这里具有向全球奢侈品输入上好皮革的制做工厂。

这些皮革厂每天都要向城市主要河流和供水地废气22000立方米的剧毒废物,还包括可致癌物的六价铬。

居住于在附近贫民窟的居民则受到了空气污染、水污染以及土壤污染的受到影响。

同时,人们赖以生存的水资源遭到到前所未有的毁坏,生态平衡就此被刺穿,只剩的只有垃圾四起,瘴气漫天笼罩。

这,只是动物向人类背叛的一小步。

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可是太多人被眼前的利益中伤了双眼,把这种弱肉强食的索要当作了理所当然。

殊不知,当人类挑动与自然的战争,那才叫真正的惨重。

当野生动物屡屡自杀身亡于人类的猎枪下,当大海里沉船出来的全是被垃圾毒害的生灵,当全球气候变化海平面下降,动物无家可归时——

是时候好好反省一下了。

生子而为人,我们该有基本的人道与悲,我们也该知道,车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责任不是残暴,而是维护。

杀掉动物,同时也是杀掉人类自己。

韩寒曾说道:“人类是世界上最类似的物种。但当存活唾手可得时,我们便记得了自己也只是这万千物种中的一员。”

任何一条心灵都有一点被认同。

期望看见这篇文章的你们能作出哪怕一点转变,这对你有可能微不足道,可是,对于那些昏迷绝望的动物来说,那就是一生。
管家说险

关注“管家说险”,获取更多精彩点评